<u id="uycy9"><sub id="uycy9"><tr id="uycy9"></tr></sub></u>
    1. <blockquote id="uycy9"></blockquote>
      1. <blockquote id="uycy9"></blockquote>

      2. 您的位置:首頁 > 財經新聞

        實探黃金產業鏈:誰能淘得“真金”?

        2023-04-12 16:33:41  來源:財聯社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黃金,財富的象征,被加工成金條或者首飾后,“好像有點俗氣,但真香”。

          國際金價本月重回2000美元高位,“黃金”二字在街頭巷尾、社交媒體上的熱度大增,黃金股也愈加“躁動不安”起來:山東黃金(24.970, 0.12, 0.48%)(600547.SH)、中金黃金(11.440, 0.06, 0.53%)(600489.SH)、老鳳祥(61.530, 5.59, 9.99%)(600612.SH)等自年初以來,已有三至五成不等的漲幅。

          然而,黃金話題熱鬧的表象下,產業上下游卻有另一番景象。

          財聯社記者近日實探產金大省山東的金礦,調研聞名全國的深圳水貝,走訪中國“銀樓業”發祥地的上海城隍廟,記錄下金價急升背景下,黃金產業鏈喜憂摻雜的眾生相。

          家里有礦,卻沒法“躺贏”

          “家里有礦”,常被用來形容家底殷實,如果以“家里有礦”介紹一個省份,山東當之無愧。

          山東,中國產金最多的省份,膠東半島的招遠掖縣一帶,有淺層、高品位的巖金金礦田,易于大規模開采。

          但和外界想象不同,“家里有礦”并不意味 “就此躺贏”,哪怕是金礦。因為將礦產變為產品,需要付出高昂代價,“掘金”如今是一門沒有“暴利”可言的生意。

          這一點,從山東黃金、招金礦業(01818.HK)等黃金企業的年報就能看出:

          前者2022年實現營收 503.06億元,凈利潤為14.23億元,凈利率不到3%,后者2022年收入78.86億元,凈利潤也不過5.60億元。

          “黃金行業是一個苦差事,黃金從勘測到最終煉成黃金產品,中間有幾十道工序?!鄙綎|黃金協會有關人士對財聯社記者表示。

          影響黃金開采成本的主要因素有兩點:一是取決于礦石儲量、品位,二是受制于采礦技術和管理水平。

          不同企業間黃金開采的成本差異十分明顯。有業內人士透露:“各家黃金企業的成本差距甚至可以拉至2-3倍?!?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outline: none !important;"/>

          “業內對于礦石開采,有貧化率、損失率兩個指標,這兩個指數越低,代表礦企開采、冶煉能力越強,同時對于尾礦、難選礦的評判標準上,各家企業各不相同,面對質地相似的礦石,有的只能一棄了之,有的還能繼續提煉成金,效益上都是上億元的差距?!鼻笆鰳I內人士進一步解釋。

          當然,如果不考慮這些細節,化繁為簡,概括而言,黃金開采企業的利潤,大致是一道算術題:金價與成本之差,再乘以產量。

          這道算術會因為“金價”和“產量”這兩個變量的波動,演算出黃金企業上下起伏的盈利情勢。

          金價不可控、難以預測,無需贅言,至于產量,有時候也會被意外的安全事件極大的沖擊。

          “一旦出現安全事故,就會對正片礦區進行安全再核驗、再改造,復工復產周期接近一年?!?前述業內人士表示。

          于是,財聯社記者觀察到,一方面為了穩定產量,黃金企業開始積極嘗試智能化、數字化技改以減人增安,另一方面為了擴大產量,頭部的黃金企業近年來展開了頻繁并購。

          據IFIND數據顯示,自2020年起,共計有28起關于黃金標的的并購,其中8起并購已經完成,累計并購金額達到約318億元。

          當然,對于黃金開采企業,比起降本增效、減人增安、兼并收購,“金價一漲解千愁”,是最“簡單粗暴”的利好。

          金價上漲預期強烈,“掘金”這份沒有暴利的苦差事,正一點點變得沒有那么苦。

          金價波動,批發商風輕云淡

          深圳羅湖的水貝,黃金珠寶行業聞名遐邇的“圣地”,大大小小從事黃金設計、批發、零售的企業和商戶聚集于此,無論影響力還是交易量,水貝都堪稱中國之最。

          有一種說法,全國近10萬家珠寶店,八成從水貝進貨。

          水貝國際運營中心副總經理趙麗告訴財聯社記者:水貝的崛起,和90年代之后,香港黃金珠寶產業開始向內地轉移有關。

          “羅湖水貝是(香港黃金珠寶)產業轉移的第一站,承接了產業鏈的生產制造環節,經過近40年的發展,逐步建立起全球最大黃金珠寶批發產業集群,從設計、工藝、制造等方面不斷取得創新,早已超過香港同行水平,甚至達到世界領先水平?!?趙麗說。

          水貝在行業中的江湖地位舉足輕重,黃金又是令人心生敬意的財富象征,但假如一個人抱著“朝圣”心態,第一次來到水貝,很可能感到困惑和迷?!@里看上去就像一個農貿市場,黃金被當做白菜一樣交易、搬運、拎走,“沒有一點點防備,也沒有一絲絲顧慮”。

          事實上,某些方面,黃金批發也確實和農產品批發無異:除了黃金本身價值不菲,黃金批發業務的毛利很低。

          “賺錢主要靠走量、快速周轉?!?趙麗介紹,“舉個例子,金價每克人民幣440元,生產加工工費每克10元,批發差價每克10元,毛利率只有2%左右,但批發商卻要承擔極大的資金成本?!?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outline: none !important;"/>

          而且,這樣低的毛利水平,還是在不開票的情況下才能獲得。

          一家上海黃金交易所會員企業的合伙人向財聯社記者透露了這個“行業秘密”,由于黃金到底是消費品,還是金融產品,沒有明確界定,所以在水貝買黃金,不開票,也不繳消費稅。

          “黃金市場相當透明,整個水貝的金價幾乎是一樣的,必須靠跑量批發。在水貝,誠信是最重要的,這個市場里的人大家都認識,批發需要長期、穩定客戶,賣一次假貨就等于斷了后路,這也是為什么水貝很少會有假貨?!鼻笆龊匣锶吮硎?。

          至于被問及如今金價波動,對水貝黃金批發商有何影響時,趙麗說:“沒什么影響。大部分水貝企業都是當天銷售、當天結算、當天補料,通過快進快出來抹平金價漲跌的波動。只有很少比例的水貝企業會囤積金料或者做期貨交易?!?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outline: none !important;"/>

          所以,在水貝,令人困惑的地方,也許除了黃金被像白菜一樣對待,還有就是,這里的人們,好像并沒有“那么”關心金價的變化。

          大媽最愛,但年輕人也愛

          上海,中國“銀樓業”發祥地,在此誕生的第一家銀樓,可以追溯到1644年創立的“日升”金鋪。而上海老城廂的城隍廟,則一直是中國最熱鬧的黃金珠寶零售市場。

          耳熟能詳的金店品牌——老鳳祥、老廟黃金、亞一金店、城隍珠寶,無不與城隍廟有著千絲萬縷的淵源。

          原本,在城隍廟云集的金店柜臺上,大媽們的婆娑身影尋??梢?。但如今,年輕人的模樣也司空見慣。

          “年少不知黃金香,錯把黃金當俗物”,這個說法已經過時了。

          《2021中國黃金(12.670, -0.01, -0.08%)珠寶消費調查白皮書》顯示,國內金店主要消費人群年齡集中在25-50歲。其中,25-35歲群體的消費比例高達75.59%。中國黃金協會亦指出,未來年輕消費者將扛起金飾消費的大旗。

          財聯社記者觀察到,年輕人對黃金的“迷戀”,一方面體現在黃金首飾上,除了結婚、本命年“剛需”外,適合日常佩戴的金飾,也受到青睞。

          另一方面,“這屆年輕人”投資意識強,金豆、金條等黃金產品因保值、變現屬性明顯,也收獲了一批簇擁者。

          面對芳心輕吐的年輕消費者,各大黃金珠寶品牌毫不遮掩的發起了“主動追求”的集體攻勢。

          源自香港的周大福(01929.HK)推出了專為千禧女生打造的輕奢珠寶子品牌SOINLOVE;周生生(00116.HK)則將EMPHASIS產品線獨立出來,以滿足年輕女性消費者日常穿搭配飾需求。

          根植內地的老鳳祥推出了新系列FAN系列產品,旨在滿足年輕一代消費者對個性化、時尚化珠寶首飾的需求;老廟黃金則針對年輕人推出了古韻金系列、少女萌系吃貨主題系列等。

          只是略顯尷尬的是,雖然俘獲了年輕人的心,2022年的黃金珠寶零售企業,也沒有過上好日子。

          老鳳祥2022年業績快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收630.1億元,同比增長7.36%,但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7億元,同比下降9.38%。

          周大生(16.090, 1.06, 7.05%)(002867.SZ)2022財年三季度財報顯示,公司營業總收入89.37億元,同比上升38.05%,歸母凈利潤9.31億元,也同比出現7.48%的下降。

          如今原料黃金的價格上漲,是否會給黃金零售企業再添成本壓力,進一步拖累業績?

          水貝的批發商告訴財聯社記者:“那倒不會。像周大福這樣的金店,首飾金每克價格比水貝高100塊左右,它們可以通過提高工費,提高零售價,來平抑成本的波動,鎖定利潤?!?br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 padding: 0px; list-style-type: none; outline: none !important;"/>

          相反,金價如果持續上漲,雖然短期內可能“嚇退”一些消費,但長期看,會激發出更多人的購買欲,有利于黃金珠寶品牌扭轉凈利下滑的局面。

          同樣,面對金價上漲,水貝批發商當下內心縱然波瀾不驚,但倘若終端消費和投資的需求持續增加,也會讓這門低毛利的生意有機會賺到更多的錢。

          至于從事黃金開采的企業,金價上升的結果,簡單而直接,就是利潤增厚。

          國際金價在過去不到一個月時間,漲幅達到一成?!氨娚钥唷钡狞S金產業鏈,桃李不言,又怎會不在內心期待:金價就這樣漲上去、漲下去……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日本不卡在线_曰本束缚牲交中文_三级国产人成在线_久久精品国产精品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