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uycy9"><sub id="uycy9"><tr id="uycy9"></tr></sub></u>
    1. <blockquote id="uycy9"></blockquote>
      1. <blockquote id="uycy9"></blockquote>

      2. 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雪梵〡云煙深處桃花渡

        2023-02-20 11:41:05  來源: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是禮攸先生讓我認識了寫意油畫。

          禮攸先生姓黃。見他時在張家界。那會兒,他正在古色古香的大庸府城辦個展——“新時代的桃花源”油畫個展。

          他的那些油畫,他的那些言語,他身上彌散的那些蒼勁又沉默的藝術氣息,給了我,極深的印象。



          五虎圖



          五只猛虎,一片桃花,灰黑的嶙峋怪石林立。

          這是禮攸先生筆下的一幅極具震撼力的巨型油畫。九米多長,兩米多高,畫中,連石頭都是火紅的。桃花淺淺地粉,虎身淺淺地棕。十分艷麗,卻艷麗得古意;有些滄桑,又蓬勃著生機,和無限的春意。

          這幅畫,給了我強烈地視覺沖擊,和心靈沖擊。

          初見這幅巨畫,我竟一時怔在原地。老虎、桃花、頑石,一切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灼灼生華,和滄海桑田。腦海里猛然間就浮現出英國詩人西格里夫·薩松在《于我,過去,現在以及未來》中的經典:In?。恚濉。簦瑁濉。簦椋纾澹颉。螅睿椋妫妫蟆。簦瑁濉。颍铮螅?。余光中將其翻譯為——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心有猛虎,細嗅薔薇,放在這幅畫上是多么妥帖啊。五只老虎形態各異,或趴伏,或風行,每一只都帶著王者之風。桃枝蒼虬,桃花嬌艷,峻石靜伏,恍惚間,似是將人帶到了一方神秘的隱世桃源。

          桃花緊簇成片,或星星點點。

          頑石或火紅、或深綠、或黢黑。

          禮攸先生用酣暢淋漓的筆墨,蘸滿深情以虛寫實,以意運筆,每一隙線條都力透紙背,每一抹色彩都勾人魂魄。

          令人深深注目的,是虎。

          《五虎圖》中,五只虎,或健行桃木下,或趴臥頑石旁,或直面,或回首,都有著非凡的風范與氣度。那種步履堅實的勇猛霸氣,那種低調內斂的落寞孤寂,那種在潛伏中似乎會突然一躍而起君臨穹野威震叢林的王者之氣,畫中,都在無聲地傳遞。

          細品。你只要細品。

          先生筆下的虎,坐地起風,威嚴內蘊。

          “虎,山獸之君?!弊怨乓詠?,中國人就從血脈里喜愛老虎,古代軍隊的虎符、青銅器上的虎飾、幼童的虎頭鞋虎頭帽……無一不彰顯出中國人對虎的深沉熱愛。在國人的心里,虎既是代表吉祥與平安的瑞獸,也是正義、勇猛、威嚴的象征。自古到今,畫壇不少名家大師都愛畫虎。辛棄疾曾說:“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被Ⅲw魄強健,剛勁沉雄,走、臥、奔、躍、吼中都散發著王者之氣,要形神俱妙畫好虎,著實不易,正謂是“畫虎畫皮難畫骨”。很多畫家修煉多年,呈現的仍是貍貓之態,完全得不來蓄勢待發的半點虎氣。正因如此,畫虎這件事,也令諸多丹青妙手望而卻步。

          禮攸先生畫虎,卻仿佛是信手拈來的一件易事。

          “我從小就畫畫,至今已四十多年?!毕壬f,“ 我這輩子,就愛畫畫?!?/span>

          或許,是歲月的厚積,讓禮攸先生早就深悟了丹青之奧妙?!段寤D》里,紛繁絢麗的色彩,意態恣肆的線條,氤氳芬芳的氛圍,盡現大家之象。先生筆下的寫意虎,筆墨蒼勁,氣勢暗蘊,淳厚雅逸。既有著灑脫不羈的奔放,又有著高士隱者的悠閑。他巧妙地運用筆墨丹青,對老虎居于百獸之上的高貴之氣威武之勢,進行了恰到好處的詮釋。

          正所謂沉潛靜默,雄風萬里。

          堪稱一絕。



          五虎圖    200cm×300×3    2022年   布面油畫




          石頭與桃花



          真正遇見禮攸先生,是在見到他的虎圖系列之后。

          那天,在先生畫展對公眾開放的時段,我正在一樓展廳看得入神,突然電話響了,打開一看,是省委宣傳部的李鐘書記。他邀我上二樓,說市委宣傳部的吳部長等也在,一大群本地美術界的名流也都在,正準備與禮攸先生進行創作座談。讓我也一起聽聽。

          步入二樓,剛好和禮攸先生坐一排。禮攸先生生得周正,氣宇不凡。戴著一頂鴨舌帽,鼻梁上架著黑邊圓眼鏡,目光深邃。

          那天,美術界的朋友們高度贊賞了他的寫意油畫。

          翻開會議桌上禮攸先生那本《新時代的桃花源——黃禮攸作品集》,中央美術學院院長、中國美術家協會主席范迪安作的序赫然跳入眼簾——

          “在當代中國油畫界,黃禮攸是一位富有文化理想和充沛才情的中青年代表?!?/span>

          “許多年來,黃禮攸的藝術足跡遍布大江南北,他在長期以風景畫為主題的創作和寫生中展現出學者型的人文關切,注重中國藝術的寫意精神與油畫語言的融合,在‘寫意油畫’的課題上有清醒的認識和持續的實踐,作品呈現出蓬勃生活氣息的同時,也折射出他對人與自然、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當代的深入思考和踐行。無論是寫生還是創作,‘詩意的棲居’成為他藝術意境上憧憬、也在藝術狀態上追求的精神目標?!?/span>

          “……尤其是他的近期作品,從《金色華章》《秘境》到《五虎圖》等,他的創作思路和藝術視野不再受限于視覺形式的創造或是自我表現的訴求,而是致力于述說一種更廣闊的人文關懷、自然關切和人性探索?!?/span>

          我也是從這篇序中,才知曉了禮攸先生將張家界渡船坡的桃花作為了其近年來的創作母題。這十多年,他一直在孜孜不倦地畫渡船坡那漫山遍野的桃花。每年一到春天,他就從長沙風塵仆仆而來,長住在渡船坡。

          住在那里畫桃花。

          畫蓓蕾初開的花骨朵兒,畫恣意綻放的錦簇桃枝;畫風和日麗中的桃花,畫淅瀝春雨中的桃花……

          住在那里畫石頭。

          畫躺在高高山崗的石頭,畫映在平靜河面的石頭。

          畫桃花,畫石頭。對著浩渺的宇宙畫,對著寂寞的心湖畫。

          他筆下的桃花,嬌艷、明媚、熱烈、滿溢芬芳。朵朵都清雅、深情。

          他筆下的石頭,堅實、敦厚、滄桑、充滿力量。塊塊都嶙峋、個性。

          他筆下的石頭與桃花,質樸而純凈,厚重而豐盈。恰到好處的滄桑,恰到好處的柔媚,剛柔相濟,春風浩蕩。

          “我在畫桃花之時,更多取桃花之意、之神、之大勢,每至性靈發揮時,都不能受限于對象,在物我之間,筆氣通達,筆色隨畫面上下、左右呼應游走,惟惚惟恍,似與不似,不拘其形之精細,只求氣韻通達,結構天成,意趣盎然?!倍Y攸先生說。

          是的,關于桃花,對于禮攸先生來說,已經不僅僅是物象,更多的,已經是畫筆下的意象,是遠眺天宇的意象。



          金色華章  190×250cm×2  2020年  布面油彩


          他說,在渡船坡,找到了心靈歸屬



          “在內心地處,我始終覺得陶淵明筆下的桃花源,就是渡船坡?!倍Y攸先生說,“在渡船坡,我時時刻刻能感觸到他筆下《桃花源記》中所描述的一切。

          ——林盡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從口入。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

          你看,渡船坡就是這個樣子。渡船坡就是陶淵明文章里描述的這個樣子?!?/span>

          “走過中國那么多地方,自從遇見渡船坡,我覺得我的心一下子就被這個地方抓住了。渡船坡對我有著巨大的吸引力,它很奇特。那里的桃花,那里的石頭,讓我產生了很多想象,獲得了許多靈感,內心頃刻間產生了某種暗合,心一下子駐在了這個地方?!?/span>

          禮攸先生說,其實藝術最重要的,就是尋找到自己,藝術就是自己。

          渡船坡的十里桃花,逐漸成為禮攸先生的藝術創作母題。

          他的內心,已被這方世外桃源深深吸引。

          在渡船坡,他不停地揮動畫筆。從實物臨摹,到身心入畫,到靈魂翱翔。

          在渡船坡,遒勁的桃枝與嶙峋怪石一起,形成了一種奇異的視覺張力,桃花盛開時更甚。初期,禮攸先生坐于花中、石中,對渡船坡的現實物象不斷深度還原。濃淡相參,寫形求神。每當山中的月亮升起,清輝灑滿山坡,禮攸先生就覺得在這渡船坡下,是有暗河的,這暗河與渡船坡下滔滔的澧水相通。當年的陶淵明,就是在這里,乘船搖櫓,出入桃花源的。

          陰雨天里,渡船坡上空無一人,只有遠處偶爾隱約傳來的幾聲狗吠,幾聲雞鳴,幾聲鳥叫。整個山坡十分靜謐。

          渡船坡綿綿不絕的桃花,一直延綿到天門山。也似乎,一直綿延到了天際。

          在對著花、石不斷揮毫潑墨的日子里,禮攸先生逐漸在畫中不斷植入渡船坡花與石中不曾有的碧水,放入了意象中的“我”。

          放大桃花。放大石頭。

          靜謐的星空,皎潔的月亮。滄桑的枯石,嫵媚的嬌花,清澈的碧水相依相間。

          “我”在碧水中如一條魚,輕舒雙臂暢游,逍遙自得。

          再來一場桃花雨。

          一場日光浴。

          禮攸先生通過物象,呈現著精神上的寄托。他筆下的桃花源,虛實相生,意象萬千。作品滿目絢爛,滿堂生香,同時又呈現出一種單純,質樸,爽朗。

          “渡船坡是可以承載我藝術觀的地方,也是我靈魂的安放之處?!倍Y攸先生說。

          畫在紙上,藏在心里。禮攸先生用畫筆,生動記錄了渡船坡經年的時代變化歷程。他用墨色彩艷麗,大紅大綠,絢麗典雅,同時,行筆剛健,古拙樸茂,作品總有著恢弘的正大氣象。

          筆下的石頭與桃花,沒有孤隱,只有無限的明媚,透著音樂的清音。每一張畫,都融入了人文之神韻,創造了自己馥郁的藝術符號。

          禮攸先生說,我很幸運。在渡船坡,我找到了我安放靈魂的地方。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沒能尋找到心靈的皈依。



          游春圖·世界的桃花源    200cm×300cm   2021年  布面油畫




          與油畫的經年相依



          禮攸先生從兩三歲起便開始畫畫。

          從事地質工作的父親,偶爾會給他帶回一些有趣的畫報,給他買一些素描書。

          “我還清晰地記得爸爸曾買了一本封面是徐悲鴻的素描書給我,那時候,他還會給我買固體顏料?!?/span>

          “那時候,我做得最多的就是臨摹,齊白石的,吳昌碩的、八大山人的,等等??梢哉f,在個人的繪畫史中,我吸吮的第一口奶就是大師的。這也是后來為什么我的繪畫里面帶有很強寫意性的原因。我最初接觸的作品都是大師的,這對我繪畫的格調影響很大?!?/span>

          “我一直喜歡畫畫,從小就想成為一名藝術家。這也許是受了爺爺的影響——那位擅長用油漆在木柜子上作花鳥畫的老人,雖然我們從沒謀面。這是遺傳在血液里的東西,一直流淌著,抹不去?!?/span>

          禮攸先生上小學時,學校里并沒有專業的美術老師教繪畫。但湊巧的是,教語文的老師居然癡迷肖像畫,課里課外,長期給每個學生畫肖像。有一回,這位老師想畫一位靠著柳樹抽煙憂郁的人,就把禮攸先生捉了去做模特。本來就熱愛繪畫的孩子,又長期經受著這樣“劇烈地”熏陶,影響和促進,可想而知。

          初中時,學校里有了專業的美術老師。對功底非同凡響的禮攸先生很是欣賞和喜愛。雖然這位教美術的老師還兼職教體育,但畢竟是科班出身。他悉心指導著自己的這名學生,還經常送畫具給禮攸先生。

          之后,禮攸先生考上師范。

          對繪畫藝術進一步沉迷。十六七歲的他,晚自習熄燈后也不肯放棄對繪畫的練習,長期在一間廢棄的廁所里繼續畫畫,被同學戲稱為繪畫的“廁所派”。

          師范畢業后,考上湖南師大美術系。

          在這兩所學校,老師給予了他豐厚的藝術營養。禮攸先生說:“他們推薦我看弗里德里?!ねつ岵?、亞瑟·叔本華、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等哲學家的著作,這些對我后來的藝術修煉產生了很大的影響?!?/span>

          參加工作后,禮攸先生仍然瘋狂畫畫。同事里也有很多科班出身的畫家,藏龍臥虎。

          1998年,禮攸先生調到株洲工業學校任教。那年,他25歲,被評為“湖南省中青年美術家十杰”。

          2001年,禮攸先生去了中央美院。2003年畢業時獲得王嘉廉獎學金。在這座中國頂尖級的繪畫藝術殿堂里,他深得老師們的欣賞和喜愛,并悟得“造房圖”。

          中央美院畢業后,禮攸先生被調往湖南大學任教。

          2017年,禮攸先生被調往湖南省畫院。

          “他的寫意油畫形成了自己的語言,充滿了無限可能?!焙鲜∥穆摼W絡文藝發展中心主任蔣蒲英曾在湖南日報撰文《黃禮攸:與張家界山水對上了眼》,其中,她這樣說。

          2017年5月23日,湖南中青年美術家學術提名展開展,見證上世紀末湖南省美協連續舉辦的兩屆“湖南中青年美術家十杰”20位畫家成長之路。20年過去了,這次展出了其中12位畫家的作品。提名展對禮攸先生的評語為“黃禮攸在‘造房圖’和‘寫意風景’之中傾注了大量的藝術熱情,努力探索油畫的觀念性與寫意性?!?/span>

          而今,禮攸先生已是國家一級美術師,湖南省畫院副院長,湖南美術家協會副主席。同時擔任北京當代中國寫意油畫研究院兩委委員兼兩委副秘書長、中國國家畫院研究員。

          他有時光著頭,仿佛與生俱來就隨著禪意。在他身上,總能體味到一種綿綿不絕的藝術折印。

          仿佛在靈魂深處,總有一處清泉,在汨汨靜涌。



          秘境  200cm×300cm×2 2020年 


          未來可期



          禮攸先生的畫,凝練、優美、深沉。

          畫中總彌漫著歷史的馨香,生活的煙火。

          他在渡船坡創作的很多油畫,都有著明艷的色彩,如《金色華章》《陽光灑向桃花源》,等等。當然,也有部分暗色系列,如《秘境》《春分》。這些油畫,無一不氤氳著迷人的芬芳,暗蘊著蓬勃的生機?!洞悍帧纺欠彤嬂锉掏傅拇核?,都快讓一旁的枯石發出芽來。

          對色彩的大膽運用,對物象的意向呈現,總給人驚心動魄的美。

          禮攸先生深情地用丹青妙筆,描繪著渡船坡的風物。

          近十年,禮攸先生也曾在渡船坡外的多地寫生。祖國的多處山川,黃河、云南洱海、太行山……都曾留下他步履堅實的足跡。俄羅斯的卡敏卡河畔、烏茲達里的林蔭道、澳大利亞、歐洲等多國多地,都有他畫筆孜孜不倦的耕耘。

          多年如一日,始終灑脫風度,天質自然。

          多年如一日,始終手執畫筆,初心不渝。

          他注重中國藝術中寫意精神與西方油畫語言的深度融合。注重對人與自然、東方與西方、傳統與當代的深入思考和踐行。寫生中,創作中,“詩意的棲居”成為他在藝術意境上的憧憬,在藝術狀態上追求的精神目標。

          禮攸先生在其《渡船坡寫生散記》中寫道——

          “孔子在《孔子家語·五儀解》中記載:‘所謂士人者,心有所定、計有所屬……富貴不足以益,貧賤不足以損?!瘡拇烁拍钪锌梢钥闯觥咳俗⒅貎韧饧嫘?,由于士人的價值觀、人生觀以及所處的位置高度不同,對待作畫也迥然于其他人?!湃朔Q‘士人畫’也叫‘文人畫’,他們標舉‘士氣’‘逸品’,講求筆墨情趣,強調神韻,脫略形似,重視文學、書法修養和畫中意趣意境的締造。陳師曾指出,文人畫有四個要素,人品、學問、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由此,文人畫的境界也超乎一般繪畫層級,歸納起來,主要體現在幾個層面,虛幻之境、畫外之境、拙丑之境、寂寞之境、蕭散之境、荒寒之境、淡雅之境、簡約之境、心靈之境。

          通過以上追溯反思,讓我明晰和肯定了自己藝術探索實踐的方向。幾個關鍵詞:繪畫中的宇宙觀,畫外之意和畫外之境,表達上的大巧若拙、筆簡意濃、筆簡韻長;精神上的無拘無束、得大自在、閑散舒適、散淡疏朗、蕭瑟清逸;意境上的獨立孤傲、曠遠放逸、蕭疏寧靜、空靈幽遠、靜穆幽深;追求上的風輕云淡、不求形似,而求‘象處之意’,繼而再向‘靈性’轉變。

          畫家和世界的關系,不是站在世界的對岸來看待世界、欣賞世界描繪世界。而因回到世界之中,把自己看成世界的一份子,不分彼此,由此產生心靈的感悟,從而達到‘天人合一’‘物我兩忘’的境界。

          待在渡船坡的時光,我和桃林,桃林與我相互交融,物我合一?!?/span>

          云煙深處,桃花渡。

          頑石、桃花,也許,都是禮攸先生在藝術修煉史上一次靈魂深處的渡。

          “大地的精血蓄養,愿我成為一名內心豐盈、剛健深情且浩蕩的人?!薄@是禮攸先生的座右銘。

          如今,寫意油畫已是中國當代藝術的某種主流敘事。先生細致勤勉,未來可期。



           



          者簡介雪梵,女,本名郭紅艷,中共黨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張家界市作協副主席,張家界日報副刊編輯。為湖南省第一期作家高研班學員、毛澤東文學院中青年作家班學員、魯迅文學院少數民族中青年作家班學員,毛澤東文學院首批簽約作家。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日本不卡在线_曰本束缚牲交中文_三级国产人成在线_久久精品国产精品非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