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uycy9"><sub id="uycy9"><tr id="uycy9"></tr></sub></u>
    1. <blockquote id="uycy9"></blockquote>
      1. <blockquote id="uycy9"></blockquote>

      2. 您的位置:首頁 > 澧蘭

        桑植的大姐

        2023-04-10 11:40:41  來源:  作者:  閱讀: 張家界日報社微信

          桑植的大姐

          云 海


          走在崎嶇的山路上,大姐步履蹣跚,汗水濕透了衣背,有幾次差點摔倒,仍堅持要爬上這個位于桑植縣八大公山莊耳坪戰斗烈士紀念碑左邊的山頭。哪怕手腳并用,七十多歲的大姐沒有絲毫猶豫,這個藏在心中幾十年的山頭啊,是她必須要了卻的夙愿。她想親眼看一看,親手摸一摸,她要親身聞一聞,親自聽一聽,她要用心去掂量“一碗大米飯有多重?”,用心去感受那種前赴后繼、舍生忘死的精神……

          九十年前,這是一個制高點,這是一個生死攸關的戰場,這是灑熱血拋頭顱的英雄之地。直至今天,這里還發現了不少子彈殼。見到眼前這個痕跡明顯的紅軍戰壕,大姐身體顫抖,眼淚就不自覺地流了下來,幾乎同時,雙腿已跪下,身體伏地,虔誠地磕頭,口中念著:“爺爺,我來看您了,我來看你們了……”在爺爺犧牲的地方說完這句夢中已說過千百遍的話,大姐泣不成聲!山崗上清風拂過,樹木列隊,人人肅立。這一刻,大姐一定看到了從沒謀面的爺爺,一定看到了面色堅毅的紅軍戰士;這一刻,大姐一定觸摸到了地下浸染的鮮血,感受到了那生死攸關、生死離別;這一刻,大姐一定聞到了硝煙彌漫,槍炮出膛的火藥味,一定聽到了“同志們,為了下一代能吃上大米飯,沖??!”那個穿透時空、至今縈繞耳畔的聲音……

          1929年10月,賀龍領導的紅四軍與數倍于己的敵人在桑植周旋,因追趕叛軍耽誤,困于八大公山莊耳坪、內半坡一帶。國民黨軍占據了八大公山大槽嶺,布重兵在土地埡封鎖了紅四軍北上的通道。大槽嶺是莊耳坪、內半坡的交界地段,縱橫三四十里,是由湘入鄂的必經之道。關鍵時刻,賀龍下令:“桂如,帶著一團跟我來,全力搶占大槽嶺,搶下這條通道,讓部隊突圍出去!”激戰一小時,占領土地埡,但土地埡周圍大小山梁的敵軍又圍了過來。為擺脫險境,賀桂如、陳宗瑜率領第一團、第四團,接連發起沖鋒,賀桂如率部沖到接家臺時,密集的機關槍掃射而來,30多個戰士相繼倒下。千鈞一發之際,賀桂如高呼:“同志們,為了讓下一代能吃上大米飯,沖??!”他奮力躍上距敵僅10米的土臺,扔出手榴彈炸毀了正面的機槍點,側面槍聲響起,賀桂如中彈7處,血流全身,壯烈犧牲。同時倒在陣地上的還有四團團長陳宗瑜。紅四軍奮戰9個多小時,傷亡400多人,方突出重圍。賀龍悲痛萬分,撰挽聯:丹心昭日月,忠魂一縷縈縈依故士;英名垂千古,正氣無量浩浩滿中華。賀桂如在堂叔賀龍的帶領下投身革命,參加過北伐戰爭、南昌起義、桑植起義,任紅四軍第一團團長,為創建紅四軍和開辟湘鄂邊根據地作出卓越貢獻,犧牲時年僅31歲。

          紅軍曾經的戰斗地,已修了紀念碑;烈士的犧牲處,有祭拜的印記;紅軍喝過的水,叫作“紅軍泉”;紅軍走過的路,喚作“紅軍路”……紅軍的后代喲,心里很欣慰。一路上,鄉親們跟著大姐,圍著大姐,像是見到了當年的紅軍。挨個拉著大姐的手,問個不停,說過不停,爭著講大姐爺爺的故事,爭著講紅軍的故事,爭著講現在生活的情況,一位九十多歲的老奶奶情不自禁唱起了賀龍和紅軍的老歌,唱著唱著,就像又回到了那段不能忘懷的歲月……

          大姐名叫賀邦靖,是賀桂如烈士的孫女,在她的心中,有一個深藏了幾十年的心愿:“到爺爺犧牲的地方去,到這個一直夢縈魂牽的地方去,去感受是怎樣的一種力量讓爺爺和他的戰友們慷慨赴死?而且是那樣的義無反顧!”2019年這個火熱的六月,她來了,來到了桑植,來到了八大公山,來到了莊耳坪這個灑滿革命先烈鮮血的山頭。她似乎聞到了爺爺的味道,仿佛聽到了爺爺的聲音,好像看到了爺爺帶著戰士們怒吼著沖鋒的身影……她的眼睛濕潤了,激動的心情逐漸平靜,似乎明白了當時還年輕的爺爺和他同樣年輕的戰友們的選擇,她釋然了。

          大姐不喜歡別人稱“官銜”,在桑植老家,就更不愿意了。在任期間,她工作忙,往往是就著機會和賀龍元帥的幾個女兒一起回桑植,她們從小一起長大,年齡相差無幾,家鄉的人經常會弄錯輩分,于是就有了各種稱呼,彼此卻都不說破。還是大姐快人快語:以后統一一下,莫弄混了,輩分大的叫姑姑,輩分小的叫大姐。自此以后,有了捷生姑姑、曉明姑姑、黎明姑姑,而她自己,大家都叫邦靖大姐。時間長了,只要是桑植人或者是只要人在桑植,無論是年紀小的還是年紀大的,熟悉的還是陌生的,先來的還是后到的,都左一個“邦靖大姐”,右一個“邦靖大姐”,叫得自然、叫得順口,她聽見了不論是認識的不認識的,都“哎哎”的大聲應著,親熱的就像是隔壁的鄰家大姐。

          很早以前就聽說過邦靖大姐的故事,而真正結識大姐,卻是調到桑植工作以后。為了“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長征出發地紀念館”審批立項建設的事,我們四處碰壁,幾乎無計可施,就想到去北京找邦靖大姐幫忙。大姐的秘書很快回信:部長歡迎家鄉人來北京,部長也交代“涉及家庭糾紛的事不講,個人的私事不講,職務升遷的事不講”。部長就是邦靖大姐,在北京熱情接待了我們(黃衛紅、皮運艦、幸電安等),我們自然遵守了大姐的規定,也十分徹底地匯報了建設紅二方面軍長征出發地紀念館的想法和遇到的困難,大姐說這是一件十分有意義的事情,是正確的,有困難我們一起努力。

          大姐堅守著她的原則,從來沒聽說過她給親戚幫過什么忙。她總是公私分明,該幫助的雷厲風行,不該幫助的絕不出面。雖有頗多曲折,紀念館還是如期建成,過程中少不了麻煩大姐,我們因此熟絡起來。生活中的大姐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嚴肅,退休的日子被她過得有滋有味。高興起來,她會講年輕時的趣事,有時借機講清一個道理,有時純粹開心,自己也邊講邊笑;興趣來了,她還會哼唱民歌,《六口茶》就唱得有模有樣;退休后的大姐愛上了畫畫,構思過一幅“魂系家鄉,初心永在”的山水畫,以家鄉紅色土地、綠色家園為背景創作,要我提意見,并問我定稿畫好后捐給賀龍紀念館好不好?我自然很是樂意。建黨百年,七一前夕,大姐發來幾張佩戴徽章、手捧鮮花的照片,大姐穿著藍色的職業套裝,由內到外都感受得到那種積極向上的精氣神,大姐穿著藍色的職業套裝,站著的時候站得筆挺、坐著的時候坐得端正,臉上洋溢著發自內心的笑容!“今天部黨組給我們幾個在家離退休老部長發光榮在黨50年紀念章,我們都很興奮!”話里話外,大姐滿是自信,滿是自豪!

          大姐就這樣時時鼓勵著我,激勵著我??吹娇h里取得一點成績,大姐說“這些年你干得好,大姐為你點贊”;看到我寫的《感恩桑植》,大姐說“你的這篇文章我今天在朋友圈讀到,很感動!我作為桑植人,為有你這樣始終堅持踐行我黨為人民服務初心的青年領導干部而自豪!謝謝你的努力和奉獻!”我要離開桑植了,大姐說“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大姐因你而驕傲!”大姐無時不在的關心讓我不敢有絲毫懈怠,也不能有絲毫懈怠,更不能辜負了桑植這片紅色土地,綠色家園!

          無論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大姐始終惦記著家鄉。以前忙著工作,總是相約而不能成行,這次四姐妹能結伴回到出生的小村莊,大姐特別滿意,像一個小孩子,眼中充滿了期待,如同小時候期待著能進一趟城,有機會踏踏實實、開開心心地在城里逛一逛。她來到南岔小學,戴上小朋友系的紅領巾;她沿著村里道路,挨家挨戶聊天問好;她走下南岔渡口,在臺階上坐一坐,用手把澧水澆一澆;她來到河對岸的洪家關,在賀龍電站前拉著幾姊妹拍照,在漁莊回望南岔,講南岔古渡的故事,正是南岔渡船,在猛漲的河水中艱難向前,才把生病的人送到醫院……這一路,擠滿了人,擠滿了鄉親,大姐忙著拉手,忙著打招呼,不自覺地就冒出了桑植話,人群中不時有人說:她聽的懂,她講的好桑植話……“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難改鬢毛衰”,不知此時的大姐是否想起了賀知章的《回鄉偶書》?

          大姐回去后,給我發來微信,并提醒:注意服裝喲!照片上四姊妹整齊站立在海邊,穿著統一的白色上衣,這是只有大姐才能設計出來的衛衣,衣服的正面是賀龍元帥的頭像,衣服背面印著的八個大字,源自賀龍元帥的令字旗:只準前進,不準后退……



          返回欄目[責任編輯:張家界新聞網]

        舉報此信息
        進入張家界新聞網微站
        日本不卡在线_曰本束缚牲交中文_三级国产人成在线_久久精品国产精品非洲